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阅读记录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剑道第一仙
字体
背景
热门推荐: 加载中...

第3595章 小老弟别怕

  中土神洲。

  仙凡壁障另一侧的混沌地中。

  “这是哪里?”

  “若我没看错,应该是天痕山界,从此地往东穿行十九个山河地界,就能抵达鸿蒙禁域。”

  “是么,那就往东走。”

  一片绵延起伏的大山上空,苏奕和黑狗乘坐宝船,往东方掠去。

  和凡俗之地不一样,鸿蒙天域的混沌之地到处呈现出原始洪荒的气息。

  这里山河莽莽,天高地阔,天穹之上覆盖着厚厚的混沌云层,便是虚空中,都弥漫着古老的混沌气息。

  置身其中,仿若回到了混沌初开的时候。

  一路上,苏奕坐在藤椅中,一边饮酒,一边感应这一路上的天地气息。

  在命河起源四大天域中,鸿蒙天域最为神秘。

  原因就是,鸿蒙天域的混沌之地,号称整个混沌纪元最古老的地方。

  有诸天万界诞生之源的美誉。

  这里分布着天下万道最原始的痕迹,分布着早在其他天域绝迹的大道、生灵和事物。

  最有名的,便是九大生命禁区和鸿蒙禁域。

  不过,在这混沌之地分布最多的,是各种各样的山河湖泊。

  整个混沌之地,也以“山河地界”来划分。

  像苏奕他们此刻所在的“天痕山界”,代表的就是以天痕大山所在的一片浩瀚疆域,足有数十万里范围。

  每一座山界,都堪比凡俗中的一个世俗国度。

  除了山界,还有河界,是以河流贯通的地界来划分。

  这就是所谓的“山河地界”。

  一些山河地界中,盘踞有修行势力,统驭一方,在其中繁衍生息,修行问道。

  而只要有修行势力盘踞的地方,才会有人烟汇聚的城池。

  但数目都很少。

  因为在整个混沌之地,到处充满危险,根本没有凡夫俗子生存之地。

  就是那些修行势力,也时刻面临着各种凶险和危机。

  原因很简单,混沌之地太危险了。

  不止是充斥各种天灾地祸,那些宛如蛮荒般的山河之间,还分布有各种恐怖生灵。

  在混沌之地,一直有一个说法,除了那些修行势力扎根的地盘之外,其他地方皆可视作是“蛮荒之地”!

  当然,最禁忌神秘的地方,自然是九大生命禁区和鸿蒙禁域。

  世间绝大多数始祖级巨头,皆盘踞其中。

  “义父,不瞒您说,我若要进入鸿蒙禁域,怕是很悬。”

  路上,黑狗讪讪说道,“您也清楚,孩儿是在命书中捡回一条命,一身道行早不复巅峰时,就连曾经凝聚出的信仰图腾都早已消散。”

  “而只有拥有信仰图腾,才有资格进入鸿蒙禁域,去参与那封天之争。”

  说着,黑狗叹了一声,满脸落寞惆怅之色,“只怪孩儿虎落平阳、龙困浅滩,以至于拖了义父后腿,心中着实自责懊恼,愧疚难安啊!”

  啪!

  狗头挨了一巴掌。

  苏奕没好气道:“少扯犊子,是不是想让我帮你凝聚信仰图腾?”

  黑狗顿时惊叹道:“知子莫如父!”

  它主动凑上前,用一对狗爪子给苏奕敲腿,满脸谄媚道:“义父,您不说话,我可就当您答应了,您放心,我吞天好歹曾经也是息壤禁区的主宰,只要能参与到封天之争中,断不会给您丢脸!”

  苏奕揉了揉眉宇。

  封天之争的地点,位于鸿蒙禁域内。

  而要进入鸿蒙禁域,必须凝聚出信仰图腾。

  否则,强大如始祖级存在,也无法参与其中。

  在往昔时候,每一次封天之争开启,就会吸引鸿蒙天域五大神洲最顶尖的强者参与。

  修为低于道祖者,完全就不够资格参与。

  以黑狗如今的实力,哪怕远远不如巅峰时,可想要参与封天之争,倒也绰绰有余。

  “没看出来,你竟然也有在封天台上留名的大气魄。”

  苏奕道,“仅凭这一点,我自会帮你。”

  黑狗却尴尬地笑了笑,心虚地低头说道,“义父误会了,孩儿只是想争取一些‘鸿蒙道运’加持在身,若能获得一些机缘,自然最好。至于在封天台留名……”

  黑狗越说声音越小,面对苏奕那变得越来越犀利的眼神,它只能硬着头皮道,“非是孩儿不愿,实在是孩儿实力不够啊!”

  砰!

  黑狗被苏奕一脚踹出去。

  “这就是曾经的禁区主宰的气魄?”

  苏奕一脸鄙夷。

  黑狗耸拉着耳朵和尾巴,委屈道:“都说了我如今是虎落平阳,和巅峰时没法比,是义父太高看我了!”

  苏奕:“……”

  说这狗东西没出息吧,它还惦念着参与封天之争的事。

  说它有出息吧,却都没指望能够在封天台上留名。

  略一思忖,苏奕做出决断,“尚有半年时间,以后我每天都会以涅槃生灭术为你修补性命本源。”

  黑狗一呆,满脸狂喜,嘴上则故作羞惭道:“义父大恩,让孩儿怪不好意思哩。”

  苏奕微笑道:“不必不好意思,若无法在封天台留名,咱们就一刀两断!”

  黑狗一呆,呐呐道,“义父,是不是太绝情了?”

  苏奕一声冷笑,袖袍挥动,足足上百种封天烙印浮现而出,“这些烙印的主人,生前皆在封天台上留名,可却被道祖境时的我一一击败。”

  “你一个禁区主宰,总不该做不到吧?”

  黑狗瞪着狗眼,很想说一句,这世上有哪个道祖能像你一样击杀鸿蒙主宰的?

  你又怎么能拿你的标准,来要求我这样一条废狗?

  可面对苏奕的目光,黑狗最终把一肚子的脏话憋在了肚子里。

  却见苏奕继续道:“既然我的第一世,能够一身兼具多种‘道途业果’,你作为始祖,自然也可以。”

  说着,属于第一世留在云落村封印地的九种“道途业果”也浮现而出。

  苏奕道,“你且用心感应,这上百种道途业果哪一个最适合你,就选哪个,我的要求不高,只要选了,就必须在封天台上留名!”

  黑狗眼珠滴溜溜一阵乱转,用爪子指着第一世所留的“众妙道途”,“义父,我可以选这个么?”

  苏奕眸光微动。

  不得不说,这黑狗的眼力还是极为毒辣的。

  在这所有道途业果中,众妙道途无疑是最禁忌、最强大的一个。

  “可以。”

  苏奕颔首道,“只要你有能耐掌控,我不介意把这些道途业果都给你。”

  黑狗眼眸发亮,亢奋地嗷嗷大叫起来。

  它焉能不清楚,那一个个道途业果代表着的,是何等可遇不可求的大造化?

  可现在,随便让自己选!

  有多少就能拿多少!

  这他娘哪还用去参加封天之争,只要抓住眼前的机会,就比参加封天之争好上千百倍!

  然而,片刻后。

  黑狗有些怀疑人生,它以穷尽一身修为,拼了老命般去感知,竟然没有成功参悟到一个道途业果的奥秘!

  它不死心,继续参悟。

  足足一刻钟后,黑狗傻眼了,呆滞在那久久不语。

  上百个道途业果,竟没有一个能够被它参悟!

  这对黑狗的打击就太大了,尊严都遭受到严重践踏,让它心境差点破防。

  这些狗日的,竟这么看不起老子?

  苏奕看着沉默不语的黑狗,忍不住笑起来。

  “我帮你选如何?”

  苏奕不忍黑狗心境蒙上阴影。

  “这样也行?”

  黑狗问。

  “当然。”

  苏奕屈指一点,第一世所留的“玄矩道途”,就化作一道光,掠入黑狗识海中。

  黑狗浑身一震,心头如洪水决堤,涌现出无数洪流般的感悟,那等感悟力量太过磅礴,完全充塞心神,让它一下子沉浸其中。

  “能否真正继承和执掌玄矩道途,就看你自己的心性了。”

  苏奕暗道。

  他对那上百种道途业果了如指掌,早清楚最合适黑狗的,并不是最为强大的众妙道途,而是玄矩道途。

  也唯有“玄矩道途”这种内蕴空间之秘的大道之路,才和黑狗一身底蕴、心性、根骨最为契合,能够让黑狗把一身潜能彻底挖掘出来。

  至于把“玄矩道途”赠予黑狗是否妥当,苏奕根本不在意。

  毕竟,第一世视“玄矩道途”为累赘斩了。

  苏奕自然不会据为己有。

  事实上,对于那上百种道途业果,苏奕都没打算由自己来掌控。

  只要参透这些道途业果的奥秘就够了,不见得非得由自己来执掌。

  当年第一世“斩己道”的修炼方式,就足以证明,所掌握的道途越多,到头来注定会成为累赘。

  思忖时,苏奕从藤椅上起身,指尖牵引着一股涅槃力量,衍化涅槃生灭术,为黑狗淬炼性命本源。

  时间点滴流逝,苏奕神色专注地施法,让得黑狗浑身上下都沐浴在如梦似幻的涅槃光雨中。

  黑狗的心神,则沉浸在“玄矩道途”的种种奥秘中。

  宝船载着他们,继续沿着天痕山界朝远处飞驰。

  半个时辰后。

  苏奕收手,眉目间浮现一抹疲色。

  帮一位始祖修补和淬炼性命本源,所消耗的力量也甚大。

  就在这短短半个时辰,苏奕一身修为都耗掉一半!

  不过效果还是很显著的。

  按照苏奕推算,只要每天为黑狗修复一次,在抵达鸿蒙禁域时,足可让黑狗一身的性命本源和道行真正恢复到巅峰时!

  此时,黑狗坐在那,两只爪子结印,一动不动,浑身再无一丝气息波动,一如老僧入定。

  苏奕拎出一壶酒,则懒洋洋坐在了藤椅中。

  他本打算歇息一番,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忽地从极远处破空而来。

  仅仅刹那间,就追上了苏奕他们的宝船。

  那是一个书生打扮的蓝袍男子,脚踏一口火红道剑,丰神俊朗,卓尔不群。

  “小老弟别怕,我只是个路人。”

  蓝袍男子笑着朝苏奕打了声招呼,而后根本不问苏奕是否同意,他便飘然落在了宝船之上。

  「昨天的更新,关于萧戬的重生争议极大,金鱼一一看了大家的留言,毁誉参半。

  金鱼昨晚就在思忖,自己也认为,昨天的剧情安排有些太仓促了,等第一仙完本时,金鱼会认真考虑,是否把萧戬重生这个剧情重写一遍。

  现在不修,是精力和时间顾不上了。

  按照金鱼自己的打算,七月份争取能够写完封天台之争,八月份就是真正的收尾阶段。

  这段时间,也是金鱼精神压力最大、最难熬的时候,为的就是把收尾剧情写好。

  也希望在最后的阶段,把第一仙写的尽可能的完满一些,不负大家的支持和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