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纠错建议 阅读记录

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踏星
字体
背景
热门推荐: 加载中...

第五千两百六十二章 烛光下的第三人

  磐受伤了,却也打退了一波攻击。

  他再次返回城墙下,背靠岁月神驹,点燃了烛光,似乎只有这烛光才能让他安心。

  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给外界造成了多大震撼,只知道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陆隐背靠墙壁,同样在这烛光之下,无能为力的憋屈感让他想大喊,他多想出手,与他们同时奋战强敌,共同沐浴哪怕这小小的烛光。

  这里带给了他少有的温暖。

  战争又降临了。

  一人一马杀出去,归来时已经浴血重伤,可只要烛光亮起,他们就露出笑容,那么温馨,与之前无数次一样,每一次的烛光都代表一次胜利。

  这次也不例外。

  敌人不会给他们多久的休息时间。

  界战宛如流星轰炸,陆隐迎着界战,多想来到这里,替他们挡下所有的攻击,守护那个温暖的角落。

  身旁,一人一马冲出,自他身侧而去,义无反顾。

  一次次的厮杀,一次次的血洒星空。

  无数目光落在这里,带着震撼,敬佩与难以言喻的后悔。

  看着磐半身粉碎。

  有人怒吼,如果当初将自家修炼奥秘完整传给他就好了,他可以挡住那一招。

  看着岁月神驹马蹄断裂,生命抽离。

  有人嘶喊,如果当初替它根骨重塑,也就不会那般被抽走生命。

  无数人汇聚向这个角落,想要帮一帮这里。

  文明的心愿汇聚成河,可却改变不了大势。

  一人一马的厮杀让他们走向生命终点。

  他们再次坐在城墙下,点燃烛光,这是最后一根蜡烛,他们厮杀了太久太久,敌人根本不敢与他们正面鏖战,只会消耗他们的力量。

  不过他们任务完成了。

  他们守住了这一方。不管九垒战争最后结果如何,这个方向,没败。

  他是磐。

  是九垒战神。

  是山老祖平生最佩服的人之一。

  是给主一道造成巨大震撼,给命卿留下心理阴影的绝代强者。为了抹平心中的恐惧与愤恨,不惜篡改人类历史,只为了自我欺骗。可临死前还是承认了磐的战神之名。

  陆隐不如磐。

  这是命卿说的。

  陆隐也承认,他是不如磐。可那又如何?磐是人类战神,也是他心中的战神。

  他看着磐的生命不断凋零,那最后的烛光摇曳,微风吹过,几乎映不出他得脸。

  岁月神驹平静的靠在他身上,安心迎接死亡。

  陆隐舍不得越过这段画面,他亲眼看着磐从战争之初到最后陨落,亲眼看着他将命卿打的跪地,吓得黑仙狱骨不敢接近,亲眼看着岁月神驹被死寂入体,撕开血肉,然而骨马依旧撑着他杀向星空。违背死寂意愿。

  他亲眼看着一人一马坠落,骨马落入大地之下,那一人站在骨马背上,不愿倒下。

  陆隐站在磐眼前,与他面对面,握紧双拳,看着他气息逐渐衰弱,最终,消失。

  一代传奇,战神磐,陨落。

  大地之下,骨马嘶鸣。

  天空,黑暗的死寂力量遮天蔽日,有仙翎飞舞,欢快跳跃,有白骨生灵围着他尸体歌舞,有一条死亡线,被无数人用生命填满,只为越过那条线,撑起那道即便死也不愿倒下的身影。

  陆隐后退数步,面对这道人影,缓缓弯腰:“晚辈陆隐,恭送,磐前辈。”

  天塌埋不了陆隐,可历史的厚重却让他喘不过气。

  烛光下的第三道人影永远只是过客。

  陆隐踏出岁月,反手将时间拉回,看向之前的战场,看向烛光照耀下的另一个角落,那里漂浮着两个字--妞妞。

  没错,就是妞妞。

  他之前就看到了,但那时候注意力都放在那一人一马上,并没有立刻去看,现在送走了他们,他才有时间去看。

  这两个字并非来自过去,而是来自未来,与他一样,留在了这岁月过往的画面中。

  磐,岁月神驹都看不到这两个字,就像看不到他一样。

  妞妞,是命运。

  命运也来过这片战场,还留下了这两个字,这是留给自己的吗?

  当初在天机界,他能找到天机问是因为命运,而命运留给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她在岁月中留下了不止一个点,这或许就是一个点。

  陆隐看着那两个字漂浮,时间在不断重叠,每一次重叠都深邃了灰色。

  他绕着两个字走动,命运给了他太大的惊讶。

  明明方寸之距历史上并没有她的传说,可她却从未落于人后。

  自己可以看到这幕过往,是因为领悟了身入岁月,否则除非过往被游澈那样留下来,不然都看不到。而身入岁月是基于主宰层次的领悟认知,若无这份认知,即便至强者都领悟不了。

  命运为什么可以做到?

  她如果能得到这份认知,方寸之距不可能没有她的传说,她不可能寂寂无名。

  一个死神,一个命运,明明与他一样都是从混乱的方寸之距走出,却居然比谁都神秘,这太不合理了。

  命运能看到这场战争靠的是什么?她能留下这两个字,对于岁月的领悟必然极强。

  这份领悟来自哪里?

  陆隐看着这两个字很久,在某一刻,突然出手,将重叠的时间抓住,拖出,身入岁月。

  一刹那,天地变了。

  他仿佛打破了某种屏障,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转头看去,目光一缩,命运?

  就在不远之外,一个女子盘膝而坐,静静修炼。

  陆隐认得出命运,那个女子就是命运--妞妞。

  他看着命运,命运却看不到他,因为他依然行走在岁月过往,这一幕发生在不知道多久远之前。

  这是哪里?

  他环顾四周,一步步走着,无法走出命运视线范围,最终停在了极限位置,再看向前方,看到了一条河流奔腾而过,也看到了熟悉的时间雾气,他明白了,这里是蜃域。

  想起了一段过往。

  未女是天元宇宙岁月长河支流摆渡者,为了摆脱岁月长河的束缚突破永生境,算计了命运,并取代命运走出,而真正的命运被困在禁地无法出去。

  这一幕应该就是命运被困在禁地的情况。

  那么,未女已经代替命运出去了。

  她是真正的命运。

  陆隐回望,看着女子,这片禁地应该是岁月禁地。

  他没有急着离去,就这么看着,能看到这一幕,显然是命运故意让他看的,要告诉他什么。

  这是命运留下的一个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命运陡然睁眼,挥手打出了岁月痕迹,她在修炼。

  陆隐震撼望着,命运在这一刻修炼对于岁月的领悟极为深奥,就连他都看不出如何打出的岁月痕迹,这不应该是一个未达永生境可以做到的,这份领悟来自哪里?

  莫非就来自这岁月禁地?

  命运不断修炼,打出了一道道岁月痕迹,每一道岁月痕迹相比之前那道都更深邃,更难以捉摸,即便陆隐以当前对岁月的认知,都没能看清。

  蜃域的禁地都可以通往内外天,岁月禁地可以通往岁月荣境,这里留下了岁月主宰的力量,是曾构建宇宙框架的基础,莫非命运在这里得到了岁月主宰的领悟认知?

  他盯着命运出手,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命运,走出了禁地。

  她自己走出去了,禁地对她形同虚设,根本阻碍不了。

  陆隐跟着她行走,眼见她来到岁月长河支流旁,蹲下身,单手没入岁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眼神明显带着惊讶与,心疼。

  她,留下了泪水。

  随后拨弄岁月长河,陆隐看着这一幕,这是后手,是他后来可以倒流时间的起始,原来如此,在这一刻开始,命运就已经算计了未女,在岁月长河算计它。

  但拥有这份岁月认知的命运岂会在乎一个连永生境都不是的未女?

  还是说,她看到了未来?

  下一刻,更让陆隐震惊的一幕出现。

  只见命运,踏入了岁月长河支流。

  陆隐瞳孔闪烁,这是,逆古?不,还没逆古,与他当初突破时一样,可以行走岁月,但随着时间推移会半身入流陷入逆古,当初若非有人类先辈将他推了回去,他现在就是逆古者了。

  那时候的自己战力远超这个时期的命运吧,命运即便得到岁月主宰的认知,也不可能将修为一下子拔高到多夸张的程度。

  但认知却比战力更可贵。

  拥有这份认知的命运,行走时间,顺着岁月长河支流一步步登天而上,竟然牵引出了主岁月长河,然后,一道身影印入眼帘,又是摆渡者吗?

  画面至此而断。

  陆隐返回九垒战争时期,眼前,妞妞二字消散。

  他深深看了一眼,随后转头,一人一马冲入星穹,同样的一幕再次发生,他不想再看。

  周围画面破碎,他返回了当前。

  眼前,是永不翻身的骨马。

  过去,现在,看到的一切仿佛记忆在重叠。

  陆隐手还放在骨蹄上,看着倒立的骨马,它一直在等磐吧,等那个与它一起行走九垒,被无数人唾骂,追杀,却喜欢在烛光下贼笑的人。

  那个人是它一生都无法磨灭的痕迹。

  哪怕被骨语撕开血肉,这份情感也刻在了骨子里。

  陆隐收回手,不会勉强岁月神驹转过来。

  这份被维护的尊严也是它活下去的意义。